国家发改委:未来农业转移人口进城要靠“落户

2019-09-30 13:53 来源:未知

在5月6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新闻发布会上,就此前一天发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的意见》中“健全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机制”的规定,发改委官员表示,解决市民化问题要依靠落户和居住证制度这“两条腿”一块走。

国家发改委发展战略和规划司司长陈亚军5月6日表示,放宽落户并不等于要放松房地产调控。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都要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不动摇,保持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城市既要满足刚性和改善型住房需求,又要坚决避免投机者借机钻空子,落实好一城一策、因城施策、城市政府主体责任的长效调控机制,防止房价大起大落。

针对农民工融入城市和平等就业等方面,《意见》规定了已经在城市长期就业、工作、居住的农业转移人口和新生代农民工是农业转移人口落户的重点。目前,该《意见》已经在中国政府网上公布。

以下为文字实录:

图片 1

央视记者:文件里面说,要放开放宽除个别超大城市的户籍限制,请问这个考虑是什么?放开放宽落户限制与超大、特大城市调控人口规模的矛盾如何协调?

发布会现场。南都记者 李飞 摄

陈亚军:这个问题我来回答。这也是前一段时间,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发布以后,大家议论比较多的事情。这次《意见》里也提出了这个导向。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里提出的五大任务当中,第一条的任务就是建立健全城乡要素合理配置的体制机制。所谓要素就是人、地、钱等等。这条任务里,人是放在首要来说的。其实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是新型城镇化的首要任务,也是核心任务。我们说以人为本的新型城镇化,首先要解决的是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的问题。解决好这个问题,对促进城乡劳动力自由流动、全社会劳动生产力的提高、农民工群体收入的增长和国内消费市场的扩大等等,都具有重要的意义,同时对社会大局的稳定也意义重大。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有两亿多的农民工在城市里就业和生活,但是没有在城市落户,也没有完全享受到城镇基本公共服务。因此,2014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把解决好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问题作为首要任务。党的十九大以及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都把市民化作为重要任务,并且2016年国务院办公厅还专门印发了《推动一亿非户籍人口在城市落户方案》,明确提出到2020年要解决一亿人在城市落户的问题。

近一亿农业转移人口已成为城镇居民

解决市民化问题的途径也很明确,就是“两条腿一块走”。第一条腿是落户,要促进有条件、有能力在城市稳定就业生活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这样他们可以完全享有城市的公共服务。原来有接近三亿的城市非户籍常住人口,一亿人通过落户解决,余下的要通过居住证制度全覆盖,实现以居住证为载体提供城镇基本公共服务。截至2018底,仍有2.26亿已成为城镇常住人口但尚未落户城市的农业转移人口,其中65%分布在地级以上的城市,基本上是大城市。因此,我们说要解决好落户的问题,需要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联动,光靠小城镇、小城市其实解决不了这个问题,需要推动大中小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

据了解,党的十八大以来,已有9000多万农业转移人口成为城镇居民,而此次出台的《意见》则明确要求健全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机制。国家发改委规划司司长陈亚军指出,解决市民化问题要依靠落户和居住证这“两条腿”一块走。

这个问题提出来以后,社会上也有一些误读。我认为要把握好对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意义的认识,还要把握好政策的内涵,避免引起对政策的误读或者曲解。我们认为,不能片面理解为这是抢人大战,也不能片面地理解为这是放松房地产调控。

据陈亚军介绍,2014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把解决好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问题作为首要任务;党的十九大以及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将其作为重要任务;2016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推动一亿非户籍人口在城市落户方案》明确提出,到2020年要解决一亿人在城市落户。

首先,不能搞选择性的改革。解决农民工的落户问题首先是坚持存量优先、带动增量的原则。存量优先是什么意思?就是指已经在城市长期就业、工作、居住的这部分农业转移人口,特别是举家迁徙的,还有新生代农民工,以及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的。这些重点人群才是落户的重点,而不是说片面的去抢人才。城市需要人才,但是更需要不同层次的人口,绝不能搞选择性落户,这是政策里面需要把握好的东西。

“农业转移人口进城落户的门槛不断降低、通道逐步拓宽,已有9000多万农业转移人口成为城镇居民。2018年户籍人口和常住人口城镇化率分别提高到43.37%、59.58%。”陈亚军说。

第二是放宽落户不等于放松对房地产的调控。不管户籍制度怎么改,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个定位是必须坚持、不能动摇的。因此应该始终把房地产平稳健康发展这个底线坚持好,城市既要满足刚性和改善性的住房需求,同时又要坚决避免投机者借机“钻空子”,落实好一城一策、因城施策、城市政府主体责任的长效调控机制,防止房价大起大落。

此次出台的《意见》要求有力有序有效深化户籍制度改革,放开放宽除个别超大城市外的城市落户限制。加快实现城镇基本公共服务常住人口全覆盖。以城市群为主体形态促进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增强中小城市人口承载力和吸引力。

第三是消除城市落户的限制并不是放弃对人口的因城施策。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也明确提出,特大城市可以采取积分制等方式来设置阶梯式的落户通道,调控落户规模和节奏。我们说的放开放宽其实和这个是一致的。因此超大城市、特大城市要更多的通过优化积分落户的政策来调控人口,既要留下愿意来城市发展、能为城市做出贡献的人口,又要立足城市功能定位,防止无序的蔓延。同时个别的超大城市、特大城市还是要严格把握好人口总量控制的这条线,合理疏解中心城区非核心功能,引导人口合理的流动和分布,防止“大城市病”的发生。谢谢。

陈亚军认为,放开放宽除个别超大城市外的城市落户限制,并以居住证为载体,实现城镇基本公共服务全覆盖是健全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机制的重点。

南都记者了解到,截至2018底,仍有2.26亿已成为城镇常住人口但尚未落户城市的农业转移人口,其中65%分布在地级以上的城市,基本上是大城市。

“要解决好落户的问题,需要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联动,光靠小城镇、小城市其实解决不了这个问题,需要推动大中小城市放开放宽落户限制。”陈亚军说。

“要促进有条件、有能力在城市稳定就业生活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这样他们可以完全享有城市的公共服务。余下的要通过居住证制度全覆盖,实现以居住证为载体提供城镇基本公共服务。”陈亚军说。

此外,从政策方面,《意见》还要求建立健全由政府、企业、个人共同参与的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成本分担机制,全面落实支持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的财政政策、城镇建设用地增加规模与吸纳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数量挂钩政策,以及中央预算内投资安排向吸纳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数量较多的城镇倾斜政策。

图片 2

广州市天河区组织外来务工人员主题党日活动。南都资料图

长期在城市就业工作居住农民工是农业转移人口落户重点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新葡萄赌场娱乐发布于政治频道,转载请注明出处:国家发改委:未来农业转移人口进城要靠“落户